孤山

糖文写手。

因为投票网站的整改,投票时间改为1.20-1.27,到时候谢谢大家的滋磁!!


参加了长沙茶颜悦色的征文然后挤进第二轮,能不能拜托大家帮我投个票,我想拿周边……


是37号的城隅,文章名字《国风丨不思蜀》,投票地址在下面,然后可能要登录(没账号的要注册账号)——


以下是↓↓↓


投票地址


谢谢大家,要是拿了奖我就把我写废的几个短篇通通放上来辣大家的眼睛(?

有关于《如何攻略讨厌自己的人》的通知

今天和阿言聊天,说到了最近的困恼。

攻略已经写了快两年了,如今四十二章,粗略的也有10W+,如今不过刚到大纲的一半。现在的频率是周更,但我写文的时候总有种交作业的痛苦感觉。

我曾经很认真地问过同在凹凸圈的朋友:我要不要直接弃坑算了。

写完攻略就退圈是我的打算,倒不是因为不喜欢了,人生总有不同际遇,走了也不是永久离开,只是暂时不想在此停留罢了。

朋友问你舍得吗,我想了想,还真的有点舍不得。毕竟攻略是我很认真构思过、策划过、埋过伏笔的第一篇凹凸长篇,对我的意义非常深重。

可是写文是因为自己喜欢,其实说到底是很私人的一件事。

我知道我现在这个状态肯定不行,像是挤牙膏一样的痛苦,每天就在想着反馈、评论、热度……我都觉得自己要变成一个神经病了。






所以最后一锤定音,既然是故事,那就是写给自己看的,暂时不发文放在lofter上了,本子是肯定要印的,不管卖不卖反正我要留一本作为纪念。

我大概会神隐一段时间(重点在这里),三月份前把攻略写完,和我的主催商量了一下这件事,应该会参加明年五月份的cp26,短暂开个印调,太少我就只印二十本(或者十五本)放在all金街随便摆摆(。

如果多的话就开通贩在网上预售好了。








一句话总结:这个故事明年三月前绝对会写完,写完五月就出本,出完本也许会把正文TXT放上来,番外只会放在本子里。总之不会一章一章发上来了,谢谢大家的理解。








考虑到成本,本子价格不会低,但我会直接压利润,毕竟纪念性质,肯定也不会太高。

想要就留评说一下叭(麻烦扣个1或者直接说想要),如果少就不通贩,到时候直接抽几本送给经常留评的眼熟的朋友们。

今天晚点更新,大家晚点来看~

【all金】如何攻略讨厌自己的人-42


-金手指爽文,包含洗白,攻略流,疯狂打脸,修罗场。巨雷,ooc,有瞎扯的娱乐圈设定,慎入。

*

一晚的忙碌结束,被凯莉和紫堂幻送回家的金上车就闭上了眼睛。他累得一根手指都抬不起来,昏昏沉沉间感觉有人接过了自己,低低的交谈声琐碎却不扰人,他直觉自己并不反感面前的人,眼睛都没睁开,靠在对方温暖的胸膛处,甚至把脸埋进去蹭了两下。

格瑞半揽着金,望着他透露显而易见疲惫的白皙脸颊,眉头一拧,清凌凌的目光直逼凯莉,没有质问,声音平静却带着冷意:“我记得他今天有杂志拍摄任务。”

凯莉偏过眼,咬碎的棒棒糖化开草莓的甜香,过于密集却导致味觉失衡,一小块的涩。她目光晦暗地看向正不知道在嘟哝什么的金,难得的也有些懊恼。她不知道这小笨蛋拼成这样,问他什么都睁着双透蓝的眼睛微笑说没事很好我还可以的,大半夜的一声不吭不叫停,那个威亚吊在腰上那么久在天上飞来飞去拍暗杀戏和打戏,能不累吗?

《双生》比《逐光少年》的拍摄难度大很多,对演员的要求也更苛刻,金还未正式出名就接到这种大制作,还是双男主之一的一番,的确应该谨小慎微,万分珍惜感谢这次机会——这种话她叮嘱过金很多次,但等到金真的把她的话贯彻得这么好,她又觉得不大爽快。

凯莉有心想刺格瑞几句,看着金熟睡的样子又一个字都说不出来,皮鞋踢了踢路边石子,扬起眉低低“哼”了声,面无表情地转身上车,最后才摇下车窗:“喂,格瑞,你拿影帝那段时间对自己要比这狠得多,怎么轮到金就这么双标了?”

说完,脾气不好的大小姐又看了眼金缩在格瑞怀里的样子,不由得更加烦躁了,猛地关上车窗,对前座的紫堂幻命令道:“走。”

汽车绝尘而去。

格瑞:“……”

他紫罗兰般美丽的冰紫瞳孔微微一黯,也没再计较凯莉明知故问的嘲讽,抱着金往院子里走去。他和金有彼此家里的钥匙,因此很容易就打开了门,室内一片黑暗——秋姐今天加班,没有回家。

格瑞将金轻轻放在了床铺上,手指轻轻拂过金凌乱铺在额前的碎发,目光柔和似流泄月光。他坐在床边看了对方许久,最后也没有放任某种垂首靠近的绮念,而是为金捏好被角,拉上门后安静地离开。

他曾经孤身一人活在白塔之上,四面冰冷,也无所在乎之事,闭锁不出。后见暖意渐行,那只生在翠蔓上的蔷薇张开柔嫩的花瓣,触碰他的掌心,给予他辛苦采集的晨露和阳光。或许也曾张牙舞爪想过采摘藏进心底,到底不舍,收下利爪,将那只可能会伤到蔷薇的猛兽随同关进金色囚笼沉睡,心甘情愿赠予心脏。白塔守护曾经细嗅的蔷薇,不再敢展露任何非分之想。

只要你要,只要我有——

心甘情愿,毫无怨言。

另一边,车行在来往如梭的人流中,紫堂幻小心翼翼地看了眼撑着下巴神色喜怒不明的凯莉,推了推眼镜问道:“凯莉小姐,为什么要发信息给格瑞……让他出来接金呢?”

从认识以来,凯莉对于一切接近金的圈内男性就保持了敌意和高度警惕,包括雷狮、帕洛斯、嘉德罗斯,全都不假辞色。紫堂幻实在搞不明白,为什么凯莉唯独对于格瑞就态度不明,也并不禁止他出现在金身边,有时甚至还会微妙地推波助澜。

凯莉一双漂亮如猫眼石的紫眸扫了紫堂幻一眼,懒散地说道:“难得你还会主动问这种事,行吧,我就勉为其难地告诉你。”

“金在事业上升期,绝对不能爆出不好的传闻,和那几位流量扯上边和自杀无异,况且你也看出来了吧,他们都对金有或多或少的好感……”凯莉嗤笑一声,“但是呢,雷狮肆无忌惮压根不在乎这些,帕洛斯满眼的自私自利就想着自己,嘉德罗斯就更不用说了,他今晚因为自己想见金就要求金赶来,虽然这是演员的职责——但他根本看不到金很疲惫,注孤生自大狂没跑了。还有佩利、卡米尔,噢,安迷修的程度可能轻一点。”

夜风掠起,带来丝丝缕缕、深入骨髓的寒意。

“他们都有自己的想法,却没看到金想要的是什么,”凯莉慢悠悠地说,“格瑞不一样。他知道金现在应该拥有的是什么,也知道自己不能做什么,他会想尽一切办法替金实现,甚至他不会说穿自己的心思,因为这对金现在的目标没有好处。”

“他们都是喜欢,”凯莉“啧”了声,好似在为自己说出这么肉麻的话而感到有点恶心,皱眉垂眸弹下肩上被风刮进的落叶,“只有格瑞,是最喜欢。”

紫堂幻不禁回忆起格瑞望向金的眼神,有些熟悉,又好像十分陌生。他有些茫然,手指不由得攥紧了手中的记事本,眼前浮现金对他灿然一笑,伸出手时蔓延至指尖的勃勃暖意。

原来这才叫做最喜欢。

原来——

〖好感度:50/100〗

这份感情萌芽而生,不经意间却已破土。

凯莉说到这,没有留沉默的空间给紫堂幻失魂落魄,而是扬起下巴:“对了,你之前说帕洛斯要教金游泳,金答应了是吧。”

紫堂幻愣愣地“嗯”了声,忽然有些不安:“如果按照凯莉小姐你之前那个说法,那帕洛斯……”

凯莉敲了敲玻璃窗:“现在让金反悔他肯定做不到,不过我听说帕洛斯在教学……或者说催眠这一块确实有一手,金现在的状态,拍下水戏不行,让他来教说不定还有效果。”

紫堂幻愣了:“那……”

凯莉忽然露出一个笑容,像是小恶魔一样满是恶意:“哼,雷狮乐团么,卡米尔难道不是一个好老师吗?”

TBC






 
 

***

进入重要剧情段后就要播《逐光少年》啦~

然后cp撕逼战正式开始(。

 

【all金】如何攻略讨厌自己的人-41



-金手指爽文,包含洗白,攻略流,疯狂打脸,修罗场。巨雷,ooc,有瞎扯的娱乐圈设定,慎入。


*


就像是领地被外来者侵犯了,嘉德罗斯的面容瞬间变得不大好看。他黑着脸捞住金的后领拽到自己面前,垂眸不冷不热地冷笑一声:“把非剧组成员带到这里来?你胆子倒是很大。”


帕洛斯对于嘉德罗斯指桑骂槐的反问没有露出丝毫忿忿之色,语气不卑不亢,笑吟吟地说:“嘉德罗斯先生,你不用指责金,一切都是我的责任,是我一定要送他来的…不然,我不放心。”


金听了这话,也替帕洛斯解释起来,满脸认真:“嘉德罗斯,影视城门口没说不可以进,帕洛斯不会进来的,他马上就走。”


看着两个人同气连枝的样子,嘉德罗斯脸一黑,看了眼仿佛一切尽在掌握之中,气定神闲的帕洛斯,狠狠地瞪了金一眼:“蠢。”


金:“??”


看见少年那双剔透澄亮的蓝眸,嘉德罗斯不由得更烦躁了——这种被网上称为“绿茶”的人都看不出来,居然还帮着那只满腹心机的狐狸说话,连一点明辨是非的能力都没有,真是又笨又傻。


虽然非常生气,但本想拔腿就走的嘉德罗斯看着还迟迟不肯走的帕洛斯,冷哼一声,低着气压就站在原地看着两个人。直到看到帕洛斯上车后还摇下车窗跟金挥手,他才深吸一口气,上前掰过金的脸,面无表情地拉着金的手腕往影视基地里走。


金全程被他拉着往前走,看了眼明显心情不佳的嘉德罗斯,尽职尽责地进行粉丝营业:“男神你怎么了?”


“刚刚不是还叫我嘉德罗斯?”嘉德罗斯冷哼一声,声音不辨喜怒,“谁给你这个渣渣的胆子。”


金:“……”


连称呼都换了回来,看来是真生气了。


他想了想,抬眼看着嘉德罗斯:“你啊。”在对方那双眼廓锋利的凛冽金眸望来时,露出一个坦然的笑容,又好似有些赧然,耳尖都染上些许绯红:“嘉德罗斯看着很凶,其实真的很温柔,你的粉丝都知道,不然我也不会这么大胆了。”


他就这么看着自己。


澄澈的、清透的、温柔的湛蓝,却包容着炽热又毫无保留的情感。那张白皙清秀的脸颊上笑容灿烂,有着在娱乐圈中都格外少见的干净明亮。


嘉德罗斯的手蓦地一紧,心尖像被什么猛然拂过,酥酥麻麻的,陌生却不惹人讨厌。


〖好感度:70/100〗


如果说之前不过是外来者入侵后猛兽下意识的警惕,如今却好似多了些柔软的旖旎。嘉德罗斯垂眼,心脏不自然的跳动越发剧烈,从前未曾经历过的情绪冲刷身躯,软化他一切怒气和躁意。


“喂,”嘉德罗斯的声音有点哑,目光紧紧攫着金的脸颊,不肯放过任何表情变化,“你喜欢我?”


金愣了愣,然后大方地回答道:“当然了!”


他弯起眼,细密睫毛黑如鸦羽,分明干净纯粹如最剔透的天空,却又甜蜜如诱人的毒药。是真心,却不是小心翼翼捧着的、独一无二的真心——


嘉德罗斯面容一沉,不知这种感觉从何而来,却依旧捏紧了金的手腕:“多喜欢?”


他一而再再而三的逼问让金有些茫然,片刻后才小心翼翼地压了压帽檐,只抬着双蓝眸看向他:“最喜欢?”


不够。


他要的是——


只喜欢。


〖好感度:75/100〗


嘉德罗斯眼底的鎏金浓郁至几乎泛起了幽邃的暗色,他忽然笑了,然后缓缓俯下身,在鼻尖几乎相抵前,一道冷到几乎结了霜的声音骤然响起:“大明星,你这样可不太妥当吧。”


好不容易忙完合同工作提前赶来影视城的凯莉眼睛几乎要喷火,刚刚听了紫堂幻说的有关于帕洛斯的情况就够让她恼火的,现在看来果然有比较才有差距,嘉德罗斯这个王八蛋做得比帕洛斯还要过分!


她踩着带跟小皮鞋“噔噔噔”走过来,看见嘉德罗斯放开金之后一把拉过金带到身后,看了眼小笨蛋还处在“刚刚发生了什么”的茫然状态,强行压制住自己的怒火,巧笑嫣然,目光却冰冷:“这么晚了,这里到处都是眼睛,大明星要制造新闻也不要向我的艺人下手吧,金可坚持不了您的女友粉一轮撕的。”


嘉德罗斯抬眼没有情绪地看了眼凯莉,他脾气不好却懒得和女人计较,只是口吻傲慢地说道:“强者有为所欲为的权利,就算被拍到了,有圣空集团在,也没有人敢发出来。”


凯莉简直要被这人的狂妄气笑了,但她也不好说得太明白,暗暗瞪了四处招桃花的金一眼,假笑着把金推进了摄影棚:“哎呀,淇澳导演都等了好久了,快去吧。”


嘉德罗斯看也没看凯莉,径直走进了摄影棚。


今晚《双生》的戏份并不多,原本接到金的请假后,淇澳都打算让所有人早点收工休息。结果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嘉德罗斯出摄影棚一趟,再回来时就告诉她金晚点会赶来继续拍摄。


虽然不清楚过程,不过影视城的设备与场地租用一天的费用极为高昂,如果能再拍晚上的戏份,不仅能推动进度,还能在一定程度上缩减成本。


因此淇澳也没多说什么,笑眯眯地拍了拍两个敬业的少年演员,开启了今晚的拍摄。



TBC


嘉总:心机*白莲*绿茶。


帕帕:^ ^笑而不语。






对不起大家,这章有点少,但我这一周真的有点忙……下一周会更新长章的!!


【all金】如何攻略讨厌自己的人-40



-金手指爽文,包含洗白,攻略流,疯狂打脸,修罗场。巨雷,ooc,有瞎扯的娱乐圈设定,慎入。


*


拍完内景后,就该出外景了。


金到没有目前为止也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作品,之前小火了一把算半出圈了,但还不够格用保姆车。紫堂幻替他叫了计程车,但站在门口等车的时候,忽然有两个穿黑衣服的人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


紫堂幻吓了一跳,下意识推了推眼镜:“请问……有什么事吗?”


矮一些的男人和善地笑了笑:“我们是帕洛斯的助理,他想邀请你的艺人和你一起坐我们的车过去。”


另一个高个男人接茬道:“大冷天的,我们车里有热水和食物,还有化妆师可以帮忙补妆,你要是叫了车,待会可进不去基地。”


紫堂幻本想拒绝,听到这就不由自主有些犹豫。他看了眼不远处正悠闲地靠在柱子上的白发青年,又望了眼正在寒风中向自己跑来、不断搓着通红掌心的金,小声地说道:“那就麻烦两位大哥了。”


两个男人异口同声道:“不麻烦,我们走吧。”


刚好跑到紫堂幻身边的金有些莫名其妙:“怎么啦紫堂?这两个人是做什么的?”


“金,帕洛斯先生邀请我们坐他的车一起过去,”紫堂幻解释道,“天气有点冷了,我叫的车好像堵在了半路上,我觉得一起过去会比较方便。”他小心翼翼地抿着唇,试探般问道:“你觉得呢?”


“啊?那好啊,”金眨了眨眼,不在意地摆了摆手:“这种事你决定就好了,我们过去蹭他的车吧!”


他的目光触及到不远处戴着口罩的高挑青年,那惊艳又冶丽的刺青被掩住一半,反而有种“犹抱琵琶半遮面”的莫名美感。他眸光一转,琥珀色的瞳眸望过来,犹带着浅浅笑意,虚浮一层,波光粼粼。


金愣了愣,忽然有种奇怪的……好像被撩了的感觉。


坐着帕洛斯的保姆车一路风驰电掣到了外景影棚,这一次的摄影非常顺利,到夜幕降临彻底收工之后,摄影师还特意跑来夸赞作为新人的金:“Oh guys,你的表现实在是惊艳!”


他又转向帕洛斯,笑容满面地拍了拍笑脸盈盈的俊美青年的肩膀:“当然喏帕,你的镜头表现感不用我多说,要不是条件所限,我真想把你签成我的专用模特。”


帕洛斯莞尔一笑,不置可否。


既然下定决心要加入竞争,坐以待毙可不是他的作风。没记错的话这个小东西现在主拍的《双生》有另一个男主角嘉德罗斯,朝夕相处的时间有很多;他与格瑞住在一块,又是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之前见到他和卡米尔一起吃饭,看卡米尔的表现,想来对他也不单纯是什么朋友之情。


不过——


嘉德罗斯那个脾气,给他再久的相处时间也没用;格瑞说不出口,当然也会瞻前顾后不愿贸然出手;卡米尔?让他和雷狮兄弟内斗去吧。


如此看来,根本算不上必败之局。心念急转间,帕洛斯已经戴上口罩,走到金的旁边,温和可亲地问道:“小不点,要不要坐我的车一起回去?”


金对他露出一个笑容:“不用麻烦你啦,我待会还要回片场拍摄。”


帕洛斯扬眉看了眼已经暗下来的天色,笑容可掬:“都这个时候了还要拍戏吗?”


金点了点头:“我本来已经请假了,但是……”他犹豫了一会,继续说道:“这种偷懒行为好像不太好,被指出来之后我就觉得还是要继续回去工作。毕竟优秀的人都还在努力,我还没有资格休息。”


优秀的人?指出来“偷懒”?


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是嘉德罗斯说的,帕洛斯轻嗤一声,心知肚明嘉德罗斯是在以公谋私,也不指出来,面不改色地睁眼说瞎话:“是去拍《双生》吧?没关系,我们顺路,正好带你。”


紫堂幻:“……顺路?”


白发的骗徒面上是真挚的微笑,对金眨了眨眼睛,看不出任何撒谎的痕迹:“对,真的是顺路。”


温暖的保姆车内。


俊美到妖冶的白发青年弯着眼,向金递过去一杯热水,十指自然交叉:“行程这么赶,累吗?”


经过这一天的拍摄和观察,再加上好感度加持,金面对帕洛斯的状态逐渐放松,说着“谢谢”喝了口水,又摇了摇头:“和更努力的人比起来,我已经很懈怠了。”


“你今天的表现非常棒,”不动声色地梭巡了一遍男孩的身体,帕洛斯状似无意地引入话题,“但是我有一个发现,你脸色好像不太好,是这几天感冒了吗?”


“诶?”金被吸引了全部注意力,懊恼地问道,“真的看得出来吗?”


帕洛斯接过他的杯子,再度满上热水,慢条斯理:“你也不用担心,并不会影响到拍摄效果,但是我看出来了,也有些担心……”他拉长了尾音,就像是在为猎物吐丝织网的蜘蛛:“所以能和我说说吗?是为什么不舒服?”


一旁的紫堂幻看得胆战心惊,总觉得这个看似和善的青年有种说不出的诡异感,下一刻就能把金吞入腹中。他还在犹豫着要不要开口打断这场对话,金就已经毫无所觉地回答道:“我这几天在学游泳,但是学不会还有点怕水,可能就是因为这个吧。”


青年倏而弯眸,指节敲了敲车内的木桌:“好巧,我知道有家恒温的温泉泳池,我最近也经常去游泳,要不要我教你?”


没等金将回答说出口,他苍白的指尖松松抵上殷红的唇瓣,笑靥温柔:“就当是你帮助我找到摄影感觉的回礼,不要拒绝,我不喜欢欠别人东西。”


这一瞬间,紫堂幻感觉自己几乎要窒息了。


而帕洛斯看着男孩迟疑着点头的模样,舒心一笑。


——猎物上钩了。


到达《双生》拍摄基地门口后,他看了眼满脸不耐地站在门口的嘉德罗斯,然后理所当然地将金送下了车,当着嘉德罗斯的面摸了摸金的头:“那就再联系,这几天注意身体噢。”


本来在看到金下车后面色一缓的嘉德罗斯还在强行压抑情绪,不让自己的高兴表现得太过明显。结果一抬头,他就发现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帕洛斯当着自己的面与金举止亲昵。


嘉德罗斯:“……”




TBC



嘉嘉:来踢馆?


帕帕:来绿你。







***


金宝生日快乐!!虽然晚了两天,但我依然爱你,不为外物所动,更会一直爱你,哪怕你还是少年,我已经长大成人。


另外,all金又进cp榜前二十啦!!!!开心!!!


大家下周六晚上七点半见(比个OK


大噶来找我玩鸭!!!!然后无声心跳没买到的小可爱可以来康康!!有余本!!!

两份早餐:

【cp25摊位一宣】

摊位名:起点牛逼

摊位号:暂未更新

摊位内容:以起点为主,还有部分国创

tip:可提前购买直接场取,提前付款会预留,但付款时请务必填写好号码,场取凭号码领取

无料的提前审核见二维码商品详情

摊位购买满200增叶修贴纸一张


孤山(初叁)老师day1出摊


下面是内容梗概,具体内容可看宣图


【全职区】

《人间有味是清欢》、《苦相思》—— @好梦留人睡 

《最佳炉鼎》—— @初叁那棵树 

《万千个你》—— @《million pieces of u》公式站 

《龙叶立牌》——  @猫少 

《叶修贴纸》—— @阿泠

(还有一些钥匙扣等小周边不一一列举)

本子全是叶受的,人间会送四张明信片但是宣图上面没有写

打脸现在还没确认会不会参展


【起点区】

《诡秘之主秋装无料》—— @数声雨滴 

《韩萧双面万圣亚克力》、《韩萧海蓝星系列无料》—— @想戴035 

《韩萧单人无料》、《all韩无料》—— @奥赛德 

领机械师无料的时候还会随机送韩萧小卡和单人钥匙扣

大医凌然有钥匙扣可以领但是没做到宣图上面


【凹凸区】

《无声心跳》—— @孤山 

《警情异常》—— @瑞金患者医疗院 

《ghost》—— @两份早餐 

ghost封面没搞完我就没放上去


【恐怖屋区】(因为东西太多了只能和全职区一样分出来了,还有一些没有图所以没放到宣图里)

《all歌漫本》—— @月刺啾啾 

《雅歌音三角明信片》、《音歌明信片》—— @恰喊喊 

《许音单人明信片》—— @厌枝 

《许音光栅吧唧》(过几天图透)、《红衣陈老板》、《陈歌小卡》—— @阿绯今天抽到佛跳墙了吗 

《all歌小卡》—— @力口_木 

《音歌明信片》—— @LIEUX COMMUNS 

死后之歌的漫本咕了,过年当新年礼物发


【热度、评论区中各抽一个幸运儿免费选摊位上的任意一个周边,邮费自包】



【all金】如何攻略讨厌自己的人-39



-金手指爽文,包含洗白,攻略流,疯狂打脸,修罗场。巨雷,ooc,有瞎扯的娱乐圈设定,慎入。

 
 

*

 
 

帕洛斯在圈内的定位一直很奇怪。

 
 

他会唱歌、会演戏、会跳舞,硬照实力也不差。明明每方面的业务能力都非常优秀,偏偏好像没有着重点,或者说,他不热衷于这些,对一切都兴致缺缺。

 
 

也不是没人问过。在流传最广的一个媒体采访视频中,这位因饰演处女作《最后的骗局》主角白发骗徒而一炮走红的俊美青年弯着一双漂亮的琥珀眼眸,言笑晏晏,看起来真挚又诚恳:“入圈的理由?因为相比起其他事情,获得大众认可与喜爱,对我而言更加具有挑战性。”

 
 

——假的。

 
 

当然是假的,倘若他真的在意这些,就不会任性到凭心情接通告与剧本,更不会无所谓人设这一回事,甚至抢过自己看不顺眼的人的资源。

 
 

施行骗术已经成为了习惯,戴着一张没有真心的面具,哪怕是肆意妄为,也能够被喜爱与认同,风光无限。就比如这次,要说他真的不知道自己的搭档是谁,那当然不可能。虽然也不曾特意打听什么,但当《时代》责编无意中说出这次启用了一个凯莉手下的新人时,原本的可有可无消失殆尽,帕洛斯对着冰冷的电脑屏幕弯了弯唇,轻巧地给了回复:“当然可以。”

 
 

仿佛从一开始,他就决意要答应。

 
 

帕洛斯隔着那一道无形的壁垒对金笑得意味深长,很有分寸地不曾轻易越界。对面的金发少年愣愣地看过来,顿了几秒后,却没有露出任何一种在他设想中的表情。

 
 

金澄碧的眼眸濯濯如水洗,又曜曜如旭日,扬起手用力地摆了摆,仿佛松了口气,毫不犹豫地向他跑来,越过那条无形的线:“帕洛斯前辈!”

 
 

这样轻而易举地打破真实与谎言间的间隔。

 
 

帕洛斯瞳孔微微放大,竟然下意识地要后退,却及时回过神,又稳稳定在原地,颇觉有趣般翘起嘴角,好整以暇看着金,看似温柔多情的琥珀色眼眸中满是轻佻:“你看到我好像很高兴?”

 
 

“对,”金确实很高兴,也没有任何掩饰的意思,“前辈你的硬照水平那么高,我第一次拍摄,正好向你学习……”说到这,他好似又有些尴尬,挠了挠脸颊,不好意思地小声说道:“我知道我现在还不够格和你搭档,但是我会努力不拖你后腿的。”

 
 

他好像完全没有想到曾经的恩怨,目光向前,永远只着眼于现在。

 
 

这样干净。

 
 

帕洛斯一顿,想好的调侃都卡在喉咙里。他望着金,一张盈盈笑脸逐渐消失,表情复杂,眸光也出现了些许变化,指了指旁边的化妆间,口吻冷淡:“进去吧,化妆师在里面。”

 
 

金眨了眨眼,看向面无表情的帕洛斯,虽然觉得这个人变脸快得让人完全猝不及防,但还是点了点头,乖乖地进了化妆间。

 
 

《时代》这一期的主题是“辞旧”,拍摄地点有两个,一个在室内,一个在室外。拍摄内场,帕洛斯站在绿幕前,心不在焉地以指节叩着桌角,呼了口气。

 
 

他不喜欢金这样干净的人。

 
 

他总想着把纯白染黑,拖虔诚者入狱相伴,让铁面无私撕下忠义——可他忽然就有些后悔了,不想这样对金。他总以为这小孩不过是幡然醒悟的玻璃人,透明却劣质,在接近后却发现,他像是水晶。

 
 

帕洛斯承认,他对过分纤尘不染的灵魂下不了手。他实在讨厌这样心生不忍的自己,才会不自觉想要远离——帕洛斯和金,是完全不同的两种人啊。

 
 

就像这场主题为“辞旧”的拍摄,他是旧岁,金是新年,辞旧迎新,告别之后,新年才会姗姗来迟。

 
 

帕洛斯身着黑色西装,姿态懒散地倚在门框边,半张脸隐没在黑暗中,一只手攥着胸前领带。他出类拔萃的镜头感发挥着应有的作用,令摄影师赞不绝口。

 
 

金有些紧张地盯着他,脑内不断回想着自己上课有关于走位的内容。轮到他的时候,他略显青涩,却难得撑住了场面。在摄影师耐心的指导下,金终于悄然转化了自己在电影拍摄里学到的技巧,落落大方,与帕洛斯相比也丝毫不落下风。

 
 

摄影师高兴地连吹两个口哨:“Perfect!接下来就是同框拍摄了,are you ready?”

 
 

金有些犹豫,看了眼台本,才说道:“准备好了。”帕洛斯并没有说话,顶着一张带点懒散的笑脸,点了点头,甚至还稍嫌倦怠地打了个哈欠。

 
 

一开始的顺利从这里开始,好像就被打破了。

 
 

明明两人的感觉是对的,场面调度、灯光、构图……一切都完美无缺,但组合在一起,就是不行。摄影师眉头皱得很紧,摸着下巴不解地自言自语:“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呢?”

 
 

“老师,”金忽然开口,澄亮的眼眸看着摄影师,忐忑却坚定地说,“我觉得这个场面的设计有一点问题。”

 
 

帕洛斯眉头微不可察地一皱,心中颇觉荒唐——这小不点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作为新人,这个时候开口非常不讨喜,这种会被视作外行人故作聪明的行为在业界基本是上黑名单的前奏。

 
 

果然,涉及到自己的专业,此前一直脾气很好的摄影师有些不耐烦:“哪里不对了?”

 
 

帕洛斯还在思忖着要不要开口说什么,就见金忽然望向自己,他的眼角绘了一点浅橙,明亮又剔透,仿若早春探上窗头的细弱花骨朵:“新旧不应该泾渭分明,如果我是新年,我感激、依赖——甚至喜爱着过去的一切。”

 
 

“就像是旧岁,”犹如小白杨般挺拔又生机勃勃的少年那双漂亮的眼眸认真地看着帕洛斯,有几许困惑,又有几许不解其意却依旧坦然的包容,“他不应该与我擦肩而过,他也不该离我这么远,他分明想靠近……”

 
 

他的声音轻了下来:“为什么要自我厌弃、隔绝天际?明明没有什么关系,明明——也可以出自同源啊。”

 
 

帕洛斯僵硬地站在原地,任由金一步步走来,然后握住他的指尖。那种澎湃的暖意瞬间击溃他的冰冷,他听不清摄影师说了什么,也不知道金在说什么,只看到摄影师好像豁然开朗,喜笑颜开地对他们比划着什么。

 
 

“帕洛斯前辈,”那个轻而低弱的声音挤进他的耳朵,却裹挟着无穷的温暖力量,“和你一起搭档真的太好了,我学到了很多东西。”

 
 

这可是你说的。

 
 

〖好感度:35/100〗

 
 

这可是……你说的。

 
 

〖好感度:40/100〗

 
 

周遭的一切像是从黑白化开,变为斑斓的色泽,在他的视野里抹去荒芜。

 
 

〖好感度:45/100〗

 
 

被压抑许久的,深知不可为而不得不隔岸观火的喜爱冲破桎梏,那种深藏的自我厌恶以及想要呐喊却发不出声音的“别离我太近”被舍弃了破碎、脏乱的命运,终将烟消云散。

 
 

〖好感度:50/100〗

 
 

帕洛斯垂眸看着金:“小不点,你刚刚说了什么?”

 
 

金茫然:“我说……帕洛斯前辈,你很优秀?”

 
 

他轻笑一声:“不,不是这一句。”

 
 

你说得没错,我想靠近,因为你和我不一样;我只能远离,因为我不甘心弄脏你;我和你擦肩而过,却自卑到希望把干净的你也拉下深渊;我厌恶与我不同的纯净,其实不过是无望的憧憬。

 
 

“你说,你感激、依赖——甚至喜爱着我的一切。”帕洛斯撑着下颌,戏谑又温柔地俯下身,对摄影师“就是这个角度”的激动喊声充耳不闻,面不改色地篡改了金的原句,然后捞住他的后领,轻轻地推开,“我当真了。”

 
 

这句话是骗徒的真心话。

 
 

他把你说的一切——当真了。

 
 

〖好感度:60/100〗


【恭喜收录CG:虚伪真实。奖励已分至背包,请宿主及时查看。】


 
 

TBC


 
 

帕帕其实早就动心了,但是他一直觉得自己和金是两个世界的人,靠太近,反而会毁了他着迷的东西:D但是小天使怎么可能会害怕呢,从容地伸手拥抱才是金的选择~

 
 

好久没更了哈,这里统一说一下,没那么忙了,即日起恢复更新。



 
 

每周一更or两更or三更,星期六晚上七点半必更,星期五晚上七点半和星期天晚上七点半也可以来看看,说不定有额外更新。

 
 

寒假的更新频率肯定会再快一点,断更会请假。



 
 

久等了!

 

(前略一场关于身高的幼稚争执)

我:那我下次再见到你,你不是就一米八了啊

我:心情复杂

X同学:那我蹲下来一点。




心情复杂,好像被撩了。

【all金】不要轻易尝试国王游戏



-校园pa甜文,平行时空欢乐IF线,金团宠,内含非典型修罗场。


*


1w字瞎扯淡正文:点我看金宝在线玩国王游戏



END


【高亮】申明一下,我没有断章,在APP内已经写完了,用链接看只能看3k字,要看完整版(1w字)只能下载APP哈~




继气泡体之后出的视觉小说,虽然捏的人巨丑无比,但我真的觉得好有趣噢。

打不开的第二种阅读方法:下载酥皮APP然后搜索all金,我就是搜索栏里的唯一一篇(喂

酥皮APP:点我看稀奇古怪的捏人小说